保定新闻>>保定问计于民

一淀芦苇一淀金——雄安新区踏访记

2017-04-18 17:15:01 来源:新华社

这是4月9日拍摄的白洋淀内一村庄。新华社发

四月的白洋淀,春风拂面,新苇吐绿。这淀芦苇,曾掩护雁翎队打鬼子,留下《小兵张嘎》等名篇;这淀芦苇,曾是养家糊口的“摇钱苇”;这淀芦苇,也曾是令人厌弃的累赘。而雄安新区的落子,又使这淀芦苇成为“无价之宝”。

这里是个好地方

由海而湖,由湖而陆,历经千万年的反复演变,古老的白洋淀为人类留下一片秀美的湿地风光。偌大的淀区被39个村落、3700多条沟壕、12万亩芦苇分割成大小不等、形状各异的143个淀泊。

64岁的船夫杨德顺轻舟熟路,载着记者穿行在沟壕、苇荡间,水面时而狭窄,时而宽阔。“抗战时期,这些苇子掩护八路军雁翎队打鬼子。我们靠水吃水,白洋淀自古就有‘一淀芦苇一淀金’的说法,芦苇是过去淀区百姓主要的经济来源。生产队挣工分,一个月能挣60元,那时候三级工才拿52元钱。”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芦苇是重要的生产物资。淀区深处李庄子村一户农家里,编苇机虽然已经锈迹斑驳,但可以想见每年霜降后收获芦苇的景象:男人下水割苇、打捆、运输,女人在岸上编织苇席,一辆接一辆的马车、卡车、拖拉机从白洋淀出发,将物资运往四面八方的砖瓦厂、造纸厂和城市农村,支援国家建设。

世代择水而居,上年纪的老人对白洋淀满是回忆。赵庄子村76岁的赵雁林在水边生活了一辈子,对水、鱼、鸟如数家珍,像一本关于白洋淀的“活字典”。“早在1958年,我就陪着中科院考察白洋淀和上游河流,那时候淀里的鱼有300多种。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,淀里的水舀上来就能喝。”他说。

白洋淀属九河下梢,府河、漕河、瀑河、拒马河等多条河流在此交汇,形成华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,对维护湿地生态系统平衡、调节华北平原及京津地区气候、补充地下水和保护生物多样性发挥着重要作用,被形象地称为“华北之肾”。

四面环水的王家寨是一个有5000多人的大村,十字街上商贩云集,灰砖白墙前,一些妇女用铁针结扎渔网,手法娴熟。45岁的任泳长坐在凉棚里,看着大小船只进进出出,悠然自得。“别看在这岛上,米面油得花钱买,比县城还贵一截,交通也不方便。可是,出门能见水,呼吸着好空气,心情多舒畅!白洋淀是个好地方,雄安选对了!”他说。

自家宝贝不能丢

大片大片枯黄的陈年芦苇不割多可惜?面对记者的疑问,大张庄村民朱来福说,现在,农村的砖土房和砖瓦窑基本不再使用芦苇;由于人工成本增加,收割芦苇的工费比芦苇的价钱还高,造纸厂也不用了;为了防止污染空气,芦苇烂在地里也不能焚烧。

“过去是个宝,现在没人要。”芦苇命运的转折,反映出生产生活方式发生巨变。伴随经济粗放式发展、工农业用水增加,再加上白洋淀上游数十座水库筑坝蓄水,9条入淀河流除汛期外长年干涸,只有少数几条接纳生活及工业中水入淀。“1984年到1988年,白洋淀连续干了5年,淀底能走马车、开拖拉机。后来通水,上游的脏东西都来了,鱼从新中国成立初的300种减少到50多种。”赵雁林告诉记者。

受干旱困扰,白洋淀面积从上世纪50年代的500多平方公里缩小到现在的360多平方公里。水位常年在7米左右徘徊,每年蒸发量与蓄水量相当,甚至“入不敷出”,只能靠人工调水补给,维持最基本的生态系统。从1997年到2008年,累计16次从上游调水16亿立方米。4月5日,保定两大水库再次向白洋淀开闸放水。

另一个困扰是污染。白洋淀水域内和外围分布着39个纯水村、24个半水村,生活着约20万人,居民和游客带来生产生活垃圾。记者踏访时看到,离村庄越近,垃圾越多,水质越差。大张庄是“羽绒之乡”,有60多家羽绒加工厂。据村民介绍,羽绒厂上了污水处理设施,但洗绒的污泥不好处理。

“白洋淀是全国人民的,大家要一起努力维护好。”70岁的景区保洁员姜大江每天在大张庄附近固定的水域划船捡拾垃圾。他说:“为了白洋淀,将来需要我们这些淀区人搬就搬,换个新环境挺好。”

是金子总会发光

“你看,凡是割过苇子的地方,新苇子钻得快,长得高。”船夫杨德顺一边开船,一边对记者说,苇子的特性是越割长得越好。芦苇是白洋淀一景,芦苇没了,游客看什么?再说,芦苇还能净化水质,涵养水源,是鸟栖息、觅食、繁殖的家园。

昔日的“黄金”真的毫无用处了吗?当地群众对芦苇很有想法:有艺术家用芦苇秸秆制作精美的芦苇画,成为白洋淀特产,远销各地;能不能装修居室,能不能生产高附加值的纸张,能不能制造可降解的塑料袋、餐具,能不能像竹子一样提取“苇纤维”?

芦苇是白洋淀的名片,白洋淀是雄安新区的金字招牌。白洋淀百姓相信,是金子总会发光。

党中央提出,雄安新区坚持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,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。打造优美生态环境,构建蓝绿交织、清新明亮、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。

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表示,雄安新区地处京津冀大气环境和水环境敏感地区,开发建设要以保护和修复白洋淀生态功能为前提,离不开整个流域的生态环境改善。要从改善华北平原生态环境全局着眼,重点要优化京津冀的水资源管理,提高水环境治理标准。

“既要恢复太行山森林植被,又要治理流域内水土流失;既要加强上游河道污染治理,又要解决淀区生产生活旅游排污;既要保证来水,又要定期弃水。”淀区干部群众认为,管水、绿化、治污、疏浚、清淤,治理白洋淀将是长期的系统工程。

赵雁林不以打鱼为生,却以打鱼为乐,经常划着小船,寻找水质最好的水域,打一些稀罕的鱼,带回来自己吃,或者分给邻居。“近两三年,水质有所好转,原来不常见的鱼,大鸨、天鹅什么的又能看到了。”

“华北之肾”要强壮功能,“华北明珠”要恢复光泽。雄安新区临时党委、筹委会负责人表示,白洋淀流域生态修复是新区规划建设的重大工程,绝不能因城废淀。雄安人民也相信,白洋淀金子般的生态价值正在回归。

责任编辑:张云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