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定新闻>>要闻>>

战地日记|河北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安辉:黑夜中的逆行者

2020-02-14 21:01:51 来源:河北新闻网
进入移动版,省流量,体验好

1月31日晚9时,河北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接到河北省、市卫健委指令,指派院里精通ECMO(人工心肺技术)救治工作的医护人员连夜驰援张家口传染病医院。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安辉、护士杨亚丹接到命令后,仅用30分钟赶到医院整装待发。在次日凌晨2点抵达张家口后,安辉立刻更换隔离服进入重症病人病区,评估病情,与当地专家讨论病例及治疗方案,为远程平台会诊的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及省、市专家们提供精准信息。

记录人:

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 郑红

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 安辉

2月1日上午11:00,我将再一次准备进入隔离病房,这次的主要任务是对这例危重症新冠肺炎病人的生命体征、呼吸机参数、俯卧位效果进行上机前的全面评估。跟我进去的还有当地的超声科医生,在这种条件下只能通过做全身彩超检查,才会把需要ECMO辅助支持用到的超声数据采集下来。

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供图

就在2月1日2:00抵达张家口传染病院后,我经过短暂的了解病人情况和防护服穿脱的培训后,进入了一次隔离病区评估ECMO设备及病人上机所需的条件。ECMO辅助支持不同于简单的技术操作,对于危重病人来说,它是维持心肺功能支持的辅助支持设备,虽然不能治病,但可以给生命垂危的病人提供心肺支持,给器官多一些恢复时间,听起来是救命武器,但是如果评判不好,适应症把握不对,上机可能会加速死亡。在决定进入病房的那一刻,我跟当地专家组提出,因为评估病人暂时不需要护士,等待我评估之后,需要协助再让杨亚丹护士进去。亚丹站在我的旁边,抓住我的胳膊说,“安主任,我要跟着你!”。我知道她是担心我,但是临行前,院领导及程连房主任一直叮嘱我们,在不负使命的同时也要保证安全。我身边的护士还是一位没有结婚的90后小女孩,我要保证病人的安全,也要保证她的安全。经过评估,我凭借临床经验认为病人没有到必须上机的状况,遂将意见反馈到等候在远程中心的专家组。最后,专家组决定,为保证病人安全,第二天再做一次评估。

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供图

第二次进入隔离病房,已经没有像第一次那么恐惧,跟在我身边超声科的医生一边帮我检查隔离衣是否规范,一边笑着说:“别担心,有我在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我瞬间感到很温暖。

病人安静的躺在床上,因为用了镇痛镇静治疗,看起来与平时的ICU病人一样,很难想象到他是一位感染过多人的“毒王”。我先给他做了查体,由于穿着防护服,听诊器失去了用武之地,只能依靠超声这个“床旁听诊器”协助我们完成相关检查。病人呼吸机条件很高,相对重症肺炎合并ARDS(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)病人的传统机械治疗,在这个病人身上效果并不理想,所以要加上肺复张及俯卧位通气的治疗。看着监护仪上病人的指标,比几个小时前有了好转迹象,血氧饱和度也有所提高,我心里稍有一点欣喜。等彩超做完时,我们的护目镜上已经全是哈气,遮挡了一部分视线。我尽量贴近屏幕去看超声的图像,同时记录一些超声数值。这在平时只用半小时就能完成的工作,竟做了一个多小时。中间两次因为有点憋气,觉得头晕,恶心,但靠毅力告诫自己必须坚持,病人才有生的希望。让我欣喜的是,病人心脏功能比想象的要好,肺渗出的情况还在可控范围,这真的是一个好信息!

16:00,我们通过电话连线了当地专家组及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许媛主任,许主任听取了我汇报了病人目前情况及指标,听取了我的建议:病人目前氧合较前稍有好转,考虑呼吸机治疗联合俯卧位通气有效,还存在治疗空间,暂时可以不用ECMO辅助支持。在汇报完后,我向床旁一线医生交代了需要注意的事项,离开了隔离病房。

回到宿舍已经晚上六点多了,才发现自己已经两天一夜没有合眼,一天没吃没喝了。躺在床上,却没有困意,心里默念着,但愿病人可以好起来,但愿氧合指数可以恢复正常。忽然想起手机还是关机状态,急忙打开,抓紧时间给领导和家人报个平安。

窗外响起呼呼的风声,深冬的张家口夜晚异常寒冷。

来源:河北新闻网
责任编辑:赵耀光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			河北新闻网
			官方微信
			
			河北日报
			客户端
			
立即打开
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